他仗剑走遍了天涯,满腔热忱却在瓢泼大雨下被吹得七零八落,曾经的壮志凌云少年郎变成了现如今的滚滚红尘,一身诗意也被他丢进了废墟里。要我说,他这个人若是没了那一丁点颓唐,他的碧霄剑也不过是一块废铁罢了。

她拎着她的篮子向森林深处走去。
-
她路过一座小木屋。
她敲了敲门,走出来了一个鹰钩鼻的老巫婆。
她对着老巫婆笑了笑,老巫婆问她不害怕吗。
她摇了摇头,对着巫婆笑嘻嘻的。
老巫婆举起右手的魔杖。
-
她经过一条小溪。
她用溪水洗了洗手,水底的人鱼慢慢游了上来。
她对着人鱼笑了笑,人鱼问她不害怕吗。
她笑嘻嘻的,对着人鱼摇了摇头,
人鱼请了清嗓子,准备唱出下一曲乐章。
-
她走进一个山洞。
她用手指变出一点微光,灰头发的狼人走了过来。
她对着狼人笑了笑,狼人问她不害怕吗。
她的眼睛里映出了点点光亮,笑着对狼人摇了摇头。
狼人抚摸着她的利爪。
-
她回头望了望,看到了我的踪迹。
她愣了愣,没有对我笑。
-
我跟随着她,走到了草原。
啧,如果她知...

他向魔鬼祈祷。
魔鬼听了他的话,以最为卑微的语气回答。
他点了点头,让魔鬼退下。
-
他看到了他的母亲。
他向母亲挥手,母亲对他微笑。
他问母亲为什么不说话。
母亲摇了摇头,指着森林的方向。
-
他在森林里找到了他父亲。
他父亲变成了一只鹿,就像他曾经在记忆中见到的一样。
他问父亲为什么不变回来。
父亲指了指心脏的位置,鹿角轻轻摇晃。
-
他的血染红了河水。
母亲抱着他,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流。
父亲用他的蹄子抚摸着他头上的伤疤。
-
夕阳下有一人一鹿在走。
她红色的头发在晚霞的照耀下更加迷人。
她看到鹿的角上长出了花。
她摘下了那朵花,别到了自己的头上。
她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-
路边的野花在悄悄绽放。
天上的白云在慢慢流浪。
鹿的眼望...

传说星星都会熄灭的。
---
又是一个仲夏啊。我抬头,望着月亮,月亮旁围绕着点点的星光,就好像骑士守护着国王。
我又想起了那个棕发姑娘,她眸子里若有满天星辰在慢慢绽放。
她说她的星星灭了,她找不到家了。
她可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。我抱起她,走向了丛林深处。
旁边有龙族在嚎叫,它的牙齿变成了人类的笑话。
“你可以把你的星星送给我吗?”姑娘天真的眼瞳映照出贪婪的目光。
我低下了头,喃喃:“可是我没有星星……”
“可是人类都有星星啊。”
可是我并不是人类啊。
---
后来世人告诉我她是魔鬼。
“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,我可怜的孩子。”隔壁的老婆婆用幸灾乐祸的腔调说着同情的话。
我望着镜子里的面孔,眼睛不看向婆婆。
如果她知道她的星星已...

大海要吞噬星空。
她在疯狂的海水中飘荡,海草缠绕在她的手臂上,仿佛纹身一般深深刻在了她的身上。
挣脱。
她的鱼尾拍打出一朵又一朵浪花,没有任何人或者东西注意她,她开始唱起了她的最后一首歌谣。
_
红发的姑娘从那里路过,留下了一个指环。
金发的青年从那里路过,留下了一朵樱花。
灰发的狼人从那里路过,留下了一根野草。
棕发的女孩从那里路过,留下了一个木偶。
而她从未从那里路过。
_
她好像就在那里。
她好像在为自己哭泣。
她好像在俯视着大地。
她要把指环收好,
她要把樱花放在发梢,
她要把野草埋进歌谣,
她要把木偶丢在房间的一角。
她要让千万星辰为她闪耀。
她要让亿万浪花为她呼啸。
她要让这一切都死无对证。
她做到了。
_
她再一次歌唱,
还是...

一片羽毛从天上飘下来,落在你的头上。
你摘下那片羽毛,看了看乱七八糟的远方。
扑克牌搭的房子,下橙汁的乌云,不会飞的乌鸦……
哦我的天呐简直不能更糟。
穿着礼服的兔子从地洞里面钻出来,手中端着一个蛋糕。
你跟着兔子来到了一个红衣女人面前,女人要砍掉你的双脚。
你逃出来了,救你的是一个白兮兮的姑娘。
姑娘带着你走进了一片森林,会说话的猫咪问你要去向何方。
家,你说你要回家。
猫咪笑了笑,变成了女人的模样。
白兮兮的姑娘拿着魔杖上去对抗。
你走啊。这是姑娘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红衣女人追了上来,你哭着跑出了城墙。
姑娘倒下了,
梦,醒了。

© Yesod | Powered by LOFTER